王少普
  奧巴馬訪日之時,日媒多把註意力集中於奧巴馬對釣魚島爭端的表態,加以突出報道。釣魚島爭端雖是中日關係也是東亞地區的熱點,但並非中美日東亞戰略的重點。綜觀此次日美聯合聲明,最重要的內容,應該是日美同盟的升級。
  聯合聲明表示 “日美兩國面臨安全保障上的共同課題,根據日美安全保障協商會議的規定,要採取包括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等措施,強化日美安全同盟並使其現代化”,明確提出了日美安全同盟升級的要求。
  何謂 “強化日美安全同盟並使其現代化”?簡而言之,就是在法律上擴大與提升日美安全合作的範圍與授權;在軍事理念、作戰樣式、軍事裝備與兵力部署上力求占得先機,滿足日美現在及可預見未來的戰略需要。
  冷戰後,亞太戰略格局的變化,以2010年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提出為標誌,進入第三個階段。在此階段,世界多極化趨勢更加明顯,美國的相對優勢減弱。此前,美國認為自身“擁有空前絕後的軍事力量”;但2010年3月發表的《四年防務評估報告》卻表示:“全球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的分佈越來越分散。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和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的崛起將繼續重塑國際體系……在這個體系中,美國還將是實力最強的成員,但是如果美國要維護穩定與和平,就必須越來越多地依靠重要的盟國和伙伴國。”
  正是在這樣的形勢下,美國提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今年3月,美國同時發表了2014年美國《四年防務評估報告》和2015財年軍事預算,再次強調了美國安全環境面臨的變化,要求警惕預算緊縮帶來的後果。幾乎與此同時,發生了克裡米亞公投事件,美俄矛盾上升。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實施,不但受到預算緊縮等因素的限制,還受到美俄在歐洲矛盾的牽制。
  這種情況下,美國更需要扶助和利用日本在東亞的軍事力量,以繼續實施其亞太再平衡戰略。安倍政府則力圖利用美國的這種需要,擺脫戰後國際秩序與“和平憲法”的限制,重整軍備,成為“正常國家”。日美同盟升級變得更為迫切。
  根據日美聯合聲明,日美同盟升級的主要途徑是解禁集體自衛權,以最新銳的軍事產品裝備日本,提供能夠實現日美安保條約承諾的必要的全部能力。如果在年底日美防衛合作指針修訂前,安倍政府能夠解禁集體自衛權,那麼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就不會再按照以保衛日本本土為主要目標,而將以日美在東亞乃至亞太地區的防衛合作為主要目標修訂了。這將對東亞乃至亞太地區的戰略態勢發生重要影響。
  當然,這並非表明日美之間不存在矛盾。安倍在歷史問題上的危險傾向,日美在對華和對俄戰略上的區別,以及日美在經濟領域的競爭等,都會使日美同盟的升級過程表現出一定的曲折。
  (作者繫上海交通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原標題:美日同盟現代化究竟想要做些啥)
創作者介紹

demon

gq26gqsj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